黑客
登录
客服
知识百科大全

平凡的世界孙少平结局 看孙少平的最终结局

日期:2021/11/6 10:27:00

路遥先生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是一部不朽传世之作,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受亿万读者喜爱与好评,已成经典。

路遥先生已仙逝,续写别人的作品并非易事,何况还是经典名著,或成狗尾续貂,画蛇添足,或许任何续写都是对原著整体的破坏。

很多读者都希望让田晓霞能重生,很希望在下游某个地方昏迷了的晓霞最终获救了,虽然可能因受伤而丧失了记忆,少平一直陪伴着她,经过治疗以及少平耐心开导与抚慰,大脑中的记忆慢慢得以恢复,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便是大多数读者希望的圆满结局。然而,这是不可能的,路遥先生“残忍”地让晓霞离开这个世界,有他的无奈与不舍。当年写到“晓霞之死”这一章节时,先生也是不能自制,失声痛哭,不顾已是深夜,打电话给在煤矿工作的弟弟王天乐,向其倾诉“晓霞被我写死了”,睡梦中被惊醒的弟弟被人叫到传达室接电话,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脸愕然,大声问哥哥“到底谁死了?”,电话那头传来哥哥哽咽的声音“田晓霞是被我写死的。”,弟弟听罢,这才放下心来,他知道田晓霞是哥哥新近创作的一部小说中的一位姑娘,那姑娘很完美,简直可以说就是哥哥心中的女神形象,哥哥不止一次地跟他讲过这部作品的创作构思,哥哥为了写这部作品还到他所在的煤矿体验过生活,收集过创作素材。他是最了解哥哥的,他们兄弟俩感情很深,他劝哥哥不要太过悲伤,早点休息,答应明天即赶来陪他,听他叙述,这才作罢。

是啊,一部完整的作品其作者必定有他的构思与布局。同样,《平凡的世界》也有它的整体框架与布局结构。它的人物命运的安排及结局,作者肯定有他的道理:

(少平)他上了二级平台,沿着铁路线急速地向东走去。他远远地看见,头上包着红纱巾的惠英,胸前飘着红领巾的明明,以及脖项里响着铜铃铛的小狗,正向他飞奔而来……

可这样的结局确实给读者留下了充分的想象空间,特别是对孙少平这最终感情归宿问题的处理,似乎让人感觉不太容易接受。

当晓霞离开人世之后,孙少平的人生也随之黯然,象是指路的灯灭了,他的人生便开始沦为平庸,已不再是那个积极乐观不向命运屈服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平了。是的,没有晓霞爱的少平,终究沦为了平庸,哀莫大于心死,生活没有了激情,这个悲催的结局,让多少读者流泪,也让多少读者感到可惜。

也许少平想照顾惠英嫂子和明明一辈子,很有可能是因晓霞的离去而“心已死”,人生没有了激情,爱情不敢再有奢望?.

田晓霞的死,给孙少平的打击太大了,似乎不敢再奢望什么高尚爱情了。师傅的死,少平的内心里真有照顾惠英和明明一辈子的想法,而照顾惠英母子大多也只是出于感恩与同情。而这在惠英方面来讲无疑于施舍,她只是个不识几个字的农村妇女,少平虽然也是农民出生,也只不过是个井下矿工,但是,他在晓霞的引导与鼓励下,已走上了他所追求的文学创作之路,也算个文化人了,他是个有理想,有抱负,有热情的青年人,两人无论从哪方面讲还是有差距的,不太适合,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何况前面还有一个田小霞 ,感到为孙少平不值和可惜。同情不是爱,怜悯更不是爱,只是一种施舍而已,凭心而论,孙少平真的爱他的师母——惠英吗?

在家与妻闲聊时,有时也谈到《平凡的世界》孙少平最后感情归属问题,妻说:少平能到煤矿上班,很是应该感谢那个黄原阳沟大队的曹书记,是他给了孙少平户口,是他给了孙少平煤矿招工指标,要不然孙少平不知还要在那黄原城边上过那有一天没一天、饥一天饱一天的揽工汉日子多久呢,当年曹书记可是想让少平到他家去当上门女婿的啊……。

并非续写,只是随想。

少平伤好出院了,他婉言谢绝了吴仲平和兰香因担心他身体问题而让他留在省城工作的好意,也拒绝了金秀妹妹抛来的绣球,他希望金秀妹妹能有更好的前程,获得更美好的爱情。他又回到了他所热爱的大牙湾煤矿,他知道这才是他的根,是他的归宿。他离不开煤矿,离不开他的那些矿工兄弟们,他还要照顾他的惠英嫂子和明明。

回到煤矿的孙少平又继续休息了一段时间,身体已基本恢复,只是头时不时的还有点疼,毕竟受了那么重的伤。出于对他身体状况的考虑 ,同时也考虑到少平以前在省报及《铜城矿工报》上写过几篇不错的文章,经矿领导研究后,决定安排少平到《铜城矿工报》大牙湾煤矿通讯报道组工作,也就是说他还是大牙湾煤矿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少平脸上伤痕的颜色由原来的红色慢慢变淡,已没有先前那么明显了,虽然仔细看还有一道淡淡的疤印,。少平也逐渐恢复了从前的自信,他还是那个长得不错的帅气小伙,他还象以前那样经常去看望惠英嫂子和明明,还有那条黑狗,他要辅导明明功课,他要帮惠英做一些比如拉煤等一些粗活。他的心情也渐渐地好起来,他找出晓霞送给他的关于写作方面的书籍,认真而又系统地学习 起来,他要尽快适应新的工作。原来写文章只是兴趣,是业余爱好,现在到了写作组,当了通讯报道员,他就是“专业”写作人员了,他已成了工友们眼中的“记者”,他必须得好好学习专业知识,包括摄影。不负众望,经过努力,陆续的有文章见著《铜城矿工报》,有的文章还被其他报刊转载,时常也能有一些短文在省报发表。

现在,惠英嫂子也已从悲痛中慢慢走了出来,感情上也变得理智,她那时太依赖少平了,她从内心里是感谢少平的,在那天都快要塌下来的黑暗中,是少平给了她帮助,给了她重新生活的勇气,她知道她对少平只是一种感激之情,一种姐弟之情,她也理智地考虑她与少平感情的事,也越来越感觉她们之间不太合适。

一天,报道组领导让少平去车站接一个叫曹菊香的女生,说是上级为加强他们报道组力量,分配给报道组一名今年则毕业的大学生。

少平简单的收拾一下便拿着写有“接曹菊香”的接站牌,来到了车站出站口,两眼紧紧盯着出站的人群,可是他并不认识这个叫曹菊香的女孩。

这时,一个穿着连衣裙,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艰难地拎着一只大旅行包向少平走来,少平愣住了,他使劲眨着眼睛摇了摇头,头有点晕,这难道是头晕引起的幻觉?出现在他眼前的分明是他的晓霞,女孩越走越近,盯着少平手中举着的接站牌喊了一声“少平哥,真的是你?” 啊,是晓霞吗?女孩走到少平跟前又喊了一声“少平哥,我是菊香啊,你不记得我啦?”,少平竟忘了帮女孩拎包,嘴里喃喃自语“菊香?”可怎么那么像晓霞?姑娘笑着应道“是啊,我是菊英妹妹菊香啊,这名字很俗,是吗?”“不,不,这名字很雅。”少平这才记起黄原阳沟大队曹书记的两个女儿来。菊香姑娘又说“我和姐姐都是秋天菊花开的季节生的,爸爸就给我和姐姐起了这么两个俗气的名字。”少平笑着说“这名字真的不俗,中南海丰泽园毛主席住的地方就叫“菊香书屋”,取自康熙皇帝题联“庭松不改青葱色,盆菊仍靠清净香”。“少平哥你懂的真多。”

少平忽然又想起东晋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来,唉,这“菊”……(可不是随便采的)。见少平忽然不说话,菊香又问道“少平哥,你在想什么?”少平忙答,噢,没事,公交车来了,我们走吧。他拎起菊香的大旅行包,领着菊香向公交站台走去。

菊香告诉少平,她读书那会正常在外婆家住,难得回自己家,所以只见过少平一次,那次她还看到少平帮姐姐复习功课呢。少平想起,菊英是有个妹妹,或许见过吧,反正不记得她这么像晓霞,也许他当时心中只有他的晓霞,也许是女大十八变吧,面前这菊香真的太像晓霞了,连说话的语气、神态都像。

通讯报道组来了个女大学生,立马充满了活力,组长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同志,这采访、写作、组稿的事就尽管交给这两个年青人来完成,他只负责审稿、发稿,乐得轻松。

他们一起下矿采访,少平还带着菊香下井体验矿工生活,还让她跟惠英嫂子一起上班,写出一篇篇反映一线矿工生产、生活的丰富生动的好报道。

他们一起去《铜城矿工报》参加通讯报道学习,一起上省城参加写作培训班 ,他们一起编稿子写报道。有时他也会想,我是把菊香当晓霞了吗?那对菊香也太不公平了,难道仅仅是把她当晓霞了……?

他们有时也一起去看惠英嫂子和明明,帮助明明复习功课,明明成绩一直很好,惠英很是感激他们。

一次,他们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壮年男子在帮惠英堆煤,惠英嫂子热情的向少平介绍道“这是你王大哥,人很好,他媳妇前年来矿探亲时出车祸走了,留下个女儿在老家读书,我们准备过年把她接来和明明做个伴儿,一道上学。”少平苦笑笑,没有说话,他走过去不顾那王大哥满手煤灰,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久久没有松开……,他从心底里祝福他的惠英嫂子。

是啊,快过年了。菊香在准备过年带给爸爸妈妈的礼物,还有姐姐及姐姐的女儿——她小外甥女的礼物。少平到宿舍来看她,菊香笑着对少平说“我想请你陪我回黄原去看看我父母。”少平说“我是该去看看他们了,来矿上几年一直忙,唉,真的太感谢他们了。”菊香笑着又说道“你感谢他们什么啊?”“感谢他们让我有了工作啊”少平回说。“别的没有啦?”少平说“我们先到黄原阳沟,然后你和我一起回双水村”菊香红着脸娇羞地说“你倒一点亏不吃。”

曹书记夫妇已显老了许多,他们打量着眼前这个壮实英俊、穿着时髦的年轻小伙,竟一眼没认出来,少平忙上前一步口喊:叔、婶,我是少平啊。书记这才想起,紧紧地握着少平的手,凝视良久才高兴地说“是少平啊,你们怎么一起回来啦?”“哈哈哈,这还要问吗?老头子,你没看出来,这不就是咱女儿菊香信上说的她对象?,快进屋,快进屋,不要光站外面说话。”

一家人欢欢喜喜地走进书记家宽敞明亮的新盖的二层小楼……

隔日,少平带着菊香告别曹书记夫妇,去往双水村,曹书记夫妇看着少平与菊香渐渐远去的背影,开心地笑了……。

我也开心地笑了,妻也开心地笑了。

最新教程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黑客技术 黑客软件 黑客教程 黑客书籍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学员守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2013-2021 xf1433.com 版权所有

本站资源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